独白

Menu

W来厦

大学舍友W上午打电话给我说来厦门了,多年不见,出差顺道来瞧瞧我。诧异之余赶紧找时间碰面,才知道他昨晚11点到的厦门,吃了午饭就得马上回去,让我忍不住痛骂了他一顿。

8年不见,W同学完全没变化,颜值不增不减,身材不胖不瘦,说话不瘟不火。再看看我,8年的时间胖的不止一星半点,宿舍一帅的位置在见面的时候果断被他抢走了。

大学的时候,宿舍6个人,我跟W床位相对,隔道相望,大学的时候我是个屌丝,W同学是个学霸。所谓屌丝,就是没激情也无故事,碌碌无为地过4年的那种人,所谓学霸,就是经常拿奖学金,交课堂作业或者考试前夕非常受同学欢迎的那种人。

W同学在大学里稳扎稳打,也不考研,先上江西后下深圳,事业越做越大,人也越来越客气,有时候月底打电话互相问候,调侃说月底电话套餐还剩不少分钟没打完省得浪费。

W同学在大学时候承诺,等我结婚了就送我一头猪当贺礼,现在他家大型养猪场散了,猪肉涨价了,害我都不敢再提这件事了。

W同学生日晚我几天,都是在放暑假的时候,大学期间两人都没有过过生日,也没惦记互相打打电话说说祝福,塑料舍友情不过尔尔。

W同学现在在回去路上,微信群里面调侃说厦门地铁太贵了,深圳压力大,准备回福建什么的。

W同学太贱了,不值得我浪费一天的日记水文字。祝他早日找个深圳丈母娘,过上天天收租,生活变得没意义的日子。

— 于 共写了551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